求攻被另一个攻的小说

文:


求攻被另一个攻的小说一直以来,没有人会像她这般,义无反顾的、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他的身前,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守护他场面一时有些混乱,一众宾客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也有不少义愤填膺,觉得上官凝太过狠辣的!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人不屑的道:“这女人真是没涵养,有什么仇怨,私下里解决,怎么能在人家婚礼上这么闹,又不是被抢了未婚夫!”知情的人立刻小声道:“哎哟,你不知道啊,这女的可不就是被今天的新娘子抢了未婚夫嘛!谢家大公子原先就是跟她定的亲,听说还是植物人的时候定的亲,人一醒来,就跟妹妹好上了!你说她能咽的下这口气嘛!”“就是,上次订婚宴你没参加,那会儿比现在还恐怖,过会儿咱们赶紧找个机会溜走,不然这女的男人来了,咱们小命儿都没了!”“什么?!还有生命危险!”上官凝却不理会开始吵吵嚷嚷的宾客,不理会上官柔雪撕破伪装的尖叫,不理会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却用杀人一样眼光盯着她的杨文姝,转身又跟李多要了一个打火机,把地上的红毯点着了,然后吩咐后面的一众保镖,淡淡的道:“这里能烧的,全都烧了,不能烧的,全都砸了,一样也别剩下!”一众人齐声应“是”,带出一种恢弘霸道的气势来被打断宣誓,是婚礼上的大忌,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是谁?!如此的莽撞无礼,如此的不知情趣,打断一对新人的结婚宣誓!外面不是有一大片提前安排好的安保人员维持秩序,阻止任何人随意闯入吗?在炫白刺目的阳光下,一个纤瘦的身影从门外缓缓走了进来,她一身黑衣,跟今天整个婚礼现场的气氛十分的不搭

景逸然疼的整张脸煞白,身体蜷缩在一起,额头上大颗大颗的冷汗在滴落,可是他仍然狂笑着道:“哈哈,你以为,抢我的手机就有用了吗?我来怎么可能毫无准备!我的手机可是加密过的,你想打开是在做……”“梦”字还没说完,就听到他的手机传来一个妩媚的女子声音:“恭喜主人,解锁成功!”他到了嘴边的嘲讽之词,生生的又咽了回去!怎么可能!他的手机是找了密码高手专门设置的加密,景逸辰怎么这么快就解开了!他什么时候连解密这种东西都会了!木青看着景逸然继续作死,已经对他不抱任何希望了,景逸辰都把他几乎要踩扁了,他居然还能叫嚣一个声音在她身后淡淡的响起:“A市知名的美女主持人,竟然就这么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真是让本公子跌破眼镜儿!”上官柔雪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回头她越是这么毫无顾忌的跟景中修说话,景中修反而越觉得她跟自己非常的亲近,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长辈、普通的父亲的,也就只有上官凝这么一个人了求攻被另一个攻的小说而录音里的那个女人的声音,竟然是上官柔雪!也就是说,去年冬天,安排郭帅想要毁了上官凝的人,竟然是她!怪不得郭帅和黑风都说,背后的人是上官征这个副市长,原来全都是上官柔雪捣的鬼!想起上官凝当时的样子,景逸辰心里像刀割一样的疼痛,更像有一座火山一样在心里燃烧,随时会爆发!他本来就没想让那对夫妻好过,现在,他更想让他们两个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为了防止景逸然的手机有定位功能,景逸辰没有拿走他的手机,而是不嫌麻烦的一一解开他手机里的所有的加密文件,然后传送到自己的手机上

求攻被另一个攻的小说敢把他送的花当着他的面扔进垃圾桶的,全世界也就这么一个了!够个性,他喜欢!景逸辰这是从哪里找到的女人,怎么处处与众不同,惹得他心里痒痒的,想要千方百计的弄到手!景逸然翻着上官凝整理的资料,摸着自己精致无比的下巴道:“本公子还以为你是个花瓶,没想到肚子里竟然还真的有几分墨水儿,正好本公子缺墨水,就你了!”上官凝冷笑,不客气的道:“我不会给一个草包当助理,你也没有权利指使我,赶紧从我这儿出去!”“我怎么会没有权利呢?本公子现在权利无比的大,要一个小助理,小意思!如果不想给我当助理,本公子立刻就能把你开除,你信不信?”上官凝到底不清楚景逸然为什么忽然就得了一半的继承权,为什么就忽然可以分走景盛集团一半儿的资产随后,她又走到上官柔雪身边,把打火机直接扔到了她身上那件漂亮昂贵的白色婚纱上她越是这么毫无顾忌的跟景中修说话,景中修反而越觉得她跟自己非常的亲近,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长辈、普通的父亲的,也就只有上官凝这么一个人了

如果不是因为景逸然最近一直对上官凝虎视眈眈,他这次也不会这么狠的清扫景逸然的势力所有不认识她的宾客,都因为她的称呼都呆住了!这是上官征的女儿?上官柔雪的姐姐?怎么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她,她怎么能这么狠心的破坏自己妹妹的婚礼!上官征被她气的差点儿晕过去,他身旁的谢氏夫妇均都脸色异常难看,他们都没有想到,上官凝竟然会又来搅局!为了保证婚礼的顺利举行,他们可是花了大价钱从安保公司请了几十号安保人员,结果竟然根本拦不住上官凝!所有人都不知道上官凝嫁的人是景家的继承人、景盛集团总裁景逸辰,上官征从来没有跟家里人、谢家人说起过这件事,因为被景逸辰那样压制、威胁,让他觉得屈辱不堪,他怕万一说了,谢东风知道了他得罪了景逸辰,会立刻跟他撇清关系,甚至不会让谢卓君娶上官柔雪的!景家的力量太过庞大强悍,谢家是绝对不敢得罪的,就连A市鼎盛的家族季家,也不敢轻易招惹景家”景逸辰声音淡淡的,似乎没什么情绪,但是上官凝紧紧的靠在他怀里,能感受到他说这些话时的认真和深入骨髓的爱意求攻被另一个攻的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